消费维权欺骗资讯!联系QQ:156787130

"曝光"我在科发源植发失败2次的经历,李兴东院长主刀

来源:互联网 浏览: 50次

  我于2016年和2017年在科发源一共做了2次植发加密严重失败,最终存活率极低之余还伤害了旁边原好的头发,效果比之前更稀疏,头发生长方向杂乱,脑后枕也被毁掉,手术地点是广州和北京的店,所选用的技术也是当时他们向我声称的微针植发,费用是二十块一个单位,两次的移植数量一共是1800个单位。事后透过卫生局查到为我手术的主刀李兴东院长竟然没有行医手术资格,并且查到这家机构的网站上有部分广告内容是虚假的,这些虚假广告现已大量扩散到其他网站平台蒙骗不少发友。最后于协商期间,他们死口不承认非法行医和其他一切问题,病历也拒绝提供,因此我决定曝光一切,避免更多人受害。

  我本身没脱发,我的发际线某部位天生稀疏,所以打算通过植发加密来解决问题。于2016年初,我在发友网找到科发源(广州分店)这家机构,于是便直接向他们咨询。备注:当时这家机构是位于小北路的广空后勤医院,属于一个承包科室,并未持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营业许可证,后来已经解体,于2016年10月和11月才先后取得上述两个牌照,并且搬到现在的地址:人民北路的蓝宝石大厦。

  事前由於不确定自身情况是否适宜手术所以特意去一趟他们的店里做评估,最后通过评估,他们认为我的发况资源很好很适合做植发加密,于是即场向我推荐一种叫微针植发的技术,声称此技术针脚细可以做到见缝插针不伤害原生发之余种植的密度也大大提高,是当时最先进的加密技术,能够做到比我原本更密的效果,因此收取我比一般更昂贵的费用:二十块一个单位,并声称此价格已经给我打了八折的优惠(原价是25块),我信以为真便选择了这种加密技术,交了订金之后她们便安排我2016年2月28日手术。

  当天手术前,吴慧霞設計師为我设计植发方案,当时我的原本打算是在稀疏的部位加密500个单位,但她认为多种点才好看,极力游说我加1000个单位,其他没稀疏的部位也一并加整体效果才会均衡,最后听从她的建议整条发际线一并做。我一切都相信她,傻傻的把我身上带来的钱交到她手里然后手术。结果术后12个月效果比加密前更稀疏,原生发严重受到破坏,种植的头发生长方向杂乱,跟原生发的方向不一致,并非正常的跟原生发往相同方向顺着走,而是不规则的往四方八面生长,感觉乱七八糟像鸟巢一样。

  微针植发加密技术1000单位

  稀稀拉拉的,生长方向杂乱

  经过沟通及考虑,最后接受让他们二次修复重做,手术日期是2017年12月14日,地点是﹕北京总店,主刀是﹕李兴东院长,补种数量是﹕800个单位。术后的初段期间(21天内)都很好看,密度高血痂小,当时满心欢喜的以为依这样来看将来的效果肯定会很好,唯经过脱落期之后9-13个月还是失败,整条发际线一次比一次更为稀疏,后枕取发环节亦严重不过关,由术后起持续长期发炎,期间有大量的头发脱落(包括前面),后期并没有再长回来,还有一些摸上去感觉肿凸的肉粒目前仍然存在,偶儞发痒和微痛。

  后来经过其他医师的诊断得知,种植区的原生发是因为在加密时被针扎伤毛囊导致死亡,加上植入的头发存活率低,在双重损失之下效果变得更为稀疏,而生长方向不规则是因为扎孔(定位)不当导致,至于后枕取发也涉及因为操作不纯熟导致破坏旁边的原生发,表面上虽然提取1800单位但实际上可能会损失更多。整体失败的现像是1.生长方向不规则,2.存活率低,3.密度排布不均衡,4.后枕过于稀疏,这些都是因为技术性低的缘故所导致,而生长方向不规则更是最糟糕的问题,因为不可能把它拔出来再重新种,而再次修复也会大大受到它的阻碍造成更高的失败率, 医师也认为本人的后枕提取1800株是不应该这么稀疏。以下是本人术后九至十三个月的情況请参考﹕

  术针技术:术后第二天

  术针技术:术后第一天

  生长方向杂乱,密度稀疏

  生长方向杂乱,密度稀疏

  事后我查阅国家卫生局网站的 医生执业注册信息查询 发现,李兴东院长的资质原来只是助理医生,获领执证日期是2014年, 根本不是如网路上所说的所谓专家、医生等等,再查阅 北京企业信息网 发现,这家机构的成立日期实际上是2011年,并非他们所说的1997年, 那些都是虚假宣传, 接下来我再查阅 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 , 这家机构近年多次发布虚假广告欺骗发友,已被工商局行政处罚,系统上已载有相关违法记录,那些所谓100000案例,成立21年、李兴东全国植发创始人...等等的自我宣传都是假的,请参考下图

  后来我向卫生局投诉反映事件,当局组织我和机构的负责人到当地协商,唯他们死口不认非法行医及其他一切问题,病历也拒绝提供,也不承认植发失败,认为给我补种就是补偿和恩待,所以问题最后也是没法解决。科发源对植发成功的标准看法就是只要种下去能长出来就行了,不管你什么生方向,密度如何,就算密度很低稀稀拉拉的也算成功,所以你要跟他讨回公道是很难的,因为他会说是你要求高。而卫生局的回覆是:无权管辖部队医院的承包科室,病历和其他一切问题叫我自己跟那边沟通。以下是卫生局的书信回覆请参考﹕

  于2017年12月14日北京第二次补种当天手术前他们要我签一份同意书,里面故意写了脱发两个字企图诬陷我有脱发症,目的明显是想把问题推卸到我自己身上,失败了就说是我自身脱发问题,好在当场发现拒绝下签,否则我跳下黄河水洗也不清

  以下提供该机构收据,部队医院发票,以及签约书请查看:

  以下是我于术前一个月办理(续证)来往大陆的港澳通行证所拍摄的硬照,拍摄时间为2016年1月19日

  以下是本人香港身份证

  对于植发失败案例,机构不断寻找各种理由砌词狡辩,我无奈之下唯有放证件

  以下是我跟机构咨询师的聊天对话,请参考

  事实证明该机构仍然瞪大眼睛撒谎,截至目前为止(2019/2/25:周一)仍然未有回答

  以下是北京海淀卫生局的信件回覆,如有进展会向大家汇报

  文章标题:"曝光"我在科发源植发失败2次的经历,李兴东院长主刀

  分享链接:http://www.zghdy.net/yiliao/530.html

回到顶部